X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南網貴州電網公司多措並舉開展融除冰保供電

來源:中國電力新聞網 時間:2021-01-12 10:40

  全省大範圍凝凍天氣 最高842條10千伏及以上線路覆冰

  南方電網貴州電網公司多措並舉開展融除冰保供電

中國電力新聞網記者 江偉 胡春 梅波 羅凱

  【淘集運】受本輪強冷空氣影響,全省出現大範圍凝凍天氣,貴州電網輸電線路覆冰條數連續攀升,10千伏及以上線路覆冰1月8日達到842條,為目前最高值。截至1月10日,貴州電網公司已完成122條次10千伏及以上線路融冰作業,對380伏線路開展人工除冰360餘條次,力保全省人民温暖過冬、工農業生產用電正常。


車到阿西里西韭菜坪西門時,因為路上的“桐油凝”實在太厚,走上去滑得像潑了油一樣打滑,秦興元與同事下車給車輪上防滑鏈。江偉 攝


  1月9日上午8點,赫章縣城氣温低至零下3℃。南方電網貴州畢節供電局輸電檢修作業員秦興元與同事,在共產黨員、畢節赫章供電局輸電所副經理助理李天福的帶領下,一番準備後要趕往韭菜坪,去觀測110千伏赫韭線冰情。韭菜坪最高海拔為2900.6米,素有“貴州屋脊”之稱。


秦興元等徒步踩過掛滿冰凌的荊棘,登上垂直距離路面300多米的高山上,在上下看不清的輸電線路漸漸清晰。江偉 攝


  一路前行,公路兩邊的樹上掛滿了冰凌,全是白茫茫的;路面上的冰也越來越厚。車到阿西里西韭菜坪西門時,因為路上的堅冰實在太厚,車輪出現打滑現象,秦興元與同事下車,準備給車輪上好防滑鏈。


在山頂的鐵塔下,秦興元與同事對覆冰線路進行觀測。江偉 攝


  “地上結的這一層厚厚的堅冰,我們本地人把這叫做‘桐油凝’,不管是人還是車子,走上去滑得像潑了油似的,站不穩。加上防滑鏈,要保險點。”秦興元説,“車輪裝上防滑鏈,一來更安全點;二來車輛也不容易出岔子,不耽誤融冰工作時間。”

  上好防滑鏈,秦興元與同事繼續往山上前進。


畢節赫章供電局輸電所副經理助理李天福拿起從鐵塔上敲下來的一塊冰坨,測量覆冰厚度。江偉 攝


  經過2個多小時的艱難行進,秦興元與同事趕到了110千伏赫韭線59號鐵塔所在的高山下。

  “由於山上雪霧濃厚,能見度低,在山腳下看不清空中線路的情況”,李天福與秦興元等商量,決定徒步踩過掛滿冰凌的荊棘,登上垂直距離路面300多米的高山上,近距離觀測鐵塔及其兩側輸電線路的覆冰情況。


覆冰嚴重的110千伏赫韭線。江偉 攝


  在山頂的鐵塔下,秦興元與同事在對覆冰線路進行觀測量後,李天福與另一名同事拿起從鐵塔上敲下來的一塊冰坨子進行測量。

  “它的厚度是7釐米,經過現場計算,我們的導線覆冰比較嚴重,我們已經向調度申請開展該線路的融冰工作,確保線路安全運行。”

  據觀測,當時110千伏赫韭線覆冰直徑最大已達到9釐米,如果繼續增加,可能會出現線路被扯斷的危險。臉凍得通紅的秦興元,立即向供電局應急指揮中心彙報,申請啓用直流融冰。


工作人員在大韭菜坪風電場變電站出線側進行融冰線路短接。江偉 攝


  接到申請後,應急指揮中心按照工作流程,1個多小時完成了斷電操作,並啓動融冰裝置。10多分鐘後,赫韭線的覆冰開始掉落。

  “掉了!掉了!”在110千伏赫韭線46號鐵塔所在的觀冰點,觀冰人員一片歡呼聲。

  大約半個小時後,赫韭線B、C相線路覆冰全部脱落,兩相線路融冰作業完成。隨後,秦興元與同事趕往大韭菜坪風電場變電站出線側,將赫韭線C相調為A相進行短接,並再次啓動直流融冰。17:55分,A相線路覆冰全部脱落。至此,110千伏赫韭線融冰工作順利完成。


赫韭線直流融冰瞬間。江偉 攝


  這時,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秦興元與同事收拾好工具,在凜冽寒風中下山,到辦公室準備第二天的工作。

  “最盼的就是出個大太陽把冰融掉,好好睡一個大懶覺。”秦興元説完這話不大一會兒,就在車上眯着了。

  “本輪全省出現大範圍凝凍天氣以來,貴州電網公司採取‘在線觀冰為主、人工觀冰為輔’的模式,通過‘現場駐點、流動巡視’等手段,利用覆冰預警裝置,綜合運用10多種融除冰方式,形成了直流融冰保主網、方式融冰保縣城,交流融冰保鄉鎮、人工除冰保村寨的‘三級四保’融除冰體系”,南方電網貴州電網公司生產技術部輸電運行專責杜昊介紹。


山上停着的車輛後視鏡結了厚厚一層冰。江偉 攝


  據瞭解,截至1月11日7時,累計出動人員1萬5千多人次、5127車次,完成122條10千伏及以上線路融冰,對380伏線路開展人工除冰360餘條次。1月7-8日,貴州電網統調負荷連創歷史新高,日供電量最高達到5.08億千瓦時。目前,貴州電網運行穩定,電力供應正常。

責任編輯:李梁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